TOA同人故事介紹與心得

TOA

+作者網頁+
『スイートピーの恋』

以下是關於這系列的故事介紹與心得,希望看過的人能更加喜歡,沒看過的人也能感受到作者想傳達的心意。




關於結局後的故事,作者總共出了兩本來作解釋,上篇描寫醒過來的『彼』,既不是路克也不是亞修,對於自身到底是誰而苦惱迷惘的『彼』,被一名叫做雷拉的孩子所救,於是『彼』跟雷拉、以及雷拉的朋友─小狗梅因展開了一段生活。

雷拉一開始有問過『彼』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,『彼』頓時答不出來,於是雷拉說沒關係,自此後雷拉再也沒問過『彼』的過往事。

有一次『彼』問雷拉應該對自己有很多疑惑,為什麼都不問他,結果雷拉說「你也沒有問我不是嗎?」然而『彼』的想法是「不是這樣的....」因為不知道自己是誰,所以『彼』不知道該怎麼問雷拉,我想『彼』是怕當自己問雷拉後,對雷拉的問題卻回答不出來。

看著鏡子裡瀏海過長的自己,『彼』提出想要修剪的提議。當雷拉幫『彼』修剪時,『彼』說自己曾想過要剪短,此時『彼』想到了路克的身影,然而『彼』沒有這樣做,因為即便這樣做了,『彼』仍舊不知道自己是誰。結果雷拉跟『彼』說「不管你的外形如何,你就是你」。

中間穿插了路克與傑特的過往故事。路克曾問過傑特天上的星星,傑特笑著說「原來你對天文有興趣」路克則回答「因為被關在屋子裡很無聊,所以常常會看著窗外」傑特跟路克解說了「天蠍座」「小狗座」,作者之所以引用這個故事,主要是想要表達「即便生命燃燒到了盡頭,其所閃耀的火花,卻照亮了大眾,成為迷途之人的明燈」。

看到這我不免小小的鼻酸,想到了路克,也想到了亞修,想到了兩人的犧牲,他們對珍愛的執著,以及想要守護大家的心情。

場景回到『彼』對雷拉解釋這兩顆星,雷拉驚訝大哥哥懂這麼多,『彼』則表示因為過去曾經有人教過他。

一天早晨雷拉與他的朋友梅因出去了,因為一直沒有回來,『彼』擔心的出去尋找他們。『彼』發現雷拉跟梅因睡在草原上,『彼』笑著說「今天怎麼這麼貪睡」而想要叫雷拉起來,雷拉起來後看著梅因說「我今天早上起來發現牠還在睡,所以我還要繼續睡,睡到醒來牠也醒來為止」,『彼』發現不對勁,一看才發現梅因已經斷氣了。

於是『彼』跟雷拉說「梅因已經不再了!」生氣的雷拉大吼「你騙人!梅因只是睡著而已!我跟梅因最討厭騙子了!我討厭你!」,然而『彼』卻說「那麼梅因一定很討厭你,因為梅因平常摸起來都是很溫暖的,現在卻冰冷無溫,說牠跟以前一樣的你,不就是騙子了嗎?」終於雷拉忍不住淚水在『彼』懷裡大哭,『彼』告訴雷拉,如果有人為生命的消逝流淚,那麼生命將會循環輪迴,變成另一種美麗的形態。

夜裡『彼』躺在床上想著「如果我消逝了,會有人為我流淚嗎...」雷拉像是說夢話似的告訴『彼』,如果生命消逝了,天空也會為其降下哀傷的淚水。『彼』看著雷拉的睡臉,重複著雷拉的話「如果有人消逝了,會有人流淚;天空也會降下哀傷的雨水」

「如果有人會為自己的消逝流淚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」我認為這是作者這兩本所想要傳達的主旨,因為有人愛著自己、惦記著自己,所以當離別時會有流不盡的淚水與思念;生命的消逝固然難過,然而卻會因愛的淚水洗滌,而輪迴轉變成另一種美麗的形態。死亡並不是分離,而是再會的期許,在音素構成的世界觀裡,物將會不斷的重組而獲得新的生命,即便不再是原來的形態。

在我看到『彼』想著「如果我消逝了,會有人為我流淚嗎...」這一段時,我的淚水已經在眼眶裡打轉,大地是仁慈的,就像雷拉所說「不管誰消逝了,天空都會為他降下眼淚」不過我想,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對某個人是特別的,希望有人會珍重自己、為自己流淚吧,無論是喜悅、抑或是悲傷。

後來雷拉做了個決定,他做了一個小船,將關於梅因的東西放在上面,任水漂走,『彼』問雷拉說這樣好嗎,雷拉回答只要他思念著梅因,梅因就永遠活在他心裡,不會因為沒有相關物品而遺忘。

真正重要的情感,是不會忘記的,永遠存在於心底深處。

經過這些事後,雷拉告訴『彼』,如果有想要傳達的事就去做,『彼』告訴雷拉其實自己有非做不可的事,但是自己一直很怕,不知如何面對,可是『彼』決定要順從自己的心意,「自己」就是「自己」,他必須去傳達事實的真相、傳達路克的心意,這樣他才能活出自己,不再困惑於自己到底是誰。

像是發現什麼似的,『彼』問雷拉是否就是羅雷萊,雷拉只是笑著說「我是雷拉,羅雷萊的雷拉」也就是說,雷拉就是雷拉,是『彼』所認識的雷拉,當然,『彼』也不是任何人,就是雷拉所認識的『彼』。

雷拉將劍交給『彼』,笑著告訴他「我會等你,直到你能告訴我你是誰」,『彼』笑著回答說「我會回來的」

在那之前,『彼』有非做不可的事,那就是去見路克與亞修珍愛的大家,以及自己嚮往、熟悉卻又陌生的再會。

下篇的開始,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溪谷再會,然而『彼』卻對來接他的大家說「初次見面你好」緹雅愣著問這是什麼意思,『彼』告訴大家,自己雖然有路克跟亞修的回憶,甚至連他們的心情都知道,但自己既不是路克,也不是亞修,自己就是自己。凱問『彼』說「你到底是誰,路克跟大家約定好會回來」,『彼』則告訴凱,人總是會有一兩件無法達成的約定,難道凱就沒有嗎?如果凱真的一點遺憾都沒有,那麼真是個幸福的傢伙,因為不滿『彼』的態度及語氣,凱一拳往『彼』打過去,阿妮絲哭著阻止他們,傑特也說好了到此為止先回去吧,聽到傑特這樣說,『彼』則回答「也是,其實自己已經到極限了」接著就昏了過去。

當『彼』醒來看到身邊的傑特,叫了一聲「傑特」的名字,傑特問『彼』記得他,『彼』則笑著說當然記得,還記得傑特很愛損人呢。

醒過來的『彼』跟緹雅說自己有些話要告訴她,請她跟自己到海邊,因為『彼』不是很喜歡人群眾多的街道。

對於既熟悉又陌生的『彼』,緹雅一直處在戒備狀態,察覺到的『彼』笑著說緹雅可以不用這麼緊張。『彼』跟緹雅說其實大家都很討厭他吧,因為他的出現象徵另外兩個人永遠都回不來了,但是『彼』說難不成他要讓大家永無止盡的等,這樣緹雅會覺得比較幸福嗎?

日記,『彼』跟緹雅說他知道路克在日記的最後一篇寫了什麼,心裡想些什麼,緹雅傷心的說不想聽,因為只要她聽了,彷彿真的承認路克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。

然而『彼』卻抓著緹雅跟她說「妳知道妳最後說喜歡他,他是多麼的高興、卻又多麼的悔恨嗎?因為他無法遵守與妳的約定,無法回到妳身邊,你知道他多想告訴妳他的心意,是喜歡喔,『我喜歡妳』」

當『彼』用第一人稱對緹雅說「我喜歡妳」時,緹雅大喊「你不是他!路克不會這樣強迫人!」,『彼』用力的抓著緹雅的雙腕說「對啊,那傢伙就是太溫柔了,所以連自己喜歡的女人的手都不敢碰!」

看到緹雅對自己憎恨的眼神,『彼』大聲的笑了,不明所以的緹雅問『彼』笑什麼,『彼』則說在路克眼裡所看到的緹雅,是溫柔的、不善言語的,有時候會發呆,有時候會靦腆的笑,但是卻沒有「憎恨」的表情,這個表情不是屬於路克的,而是緹雅對自己所流露的情感,是專屬自己、沒有路克影子的情感。

『彼』跟緹雅說,路克與亞修生前為了自己到底是誰而疑惑,你們明明都知道他們的痛苦而願意守在他們身旁,肯定他們、鼓勵他們,然而現在卻這樣對自己,討厭自己,否定自己,「我」就是「我」,我不是路克,也不是亞修!

聽到『彼』內心真實的吶喊,緹雅終於冷靜下來,並驚覺到:其實痛苦的不只他們,『彼』同樣也在痛苦著。

於是緹雅跟『彼』說「你也很痛苦吧....你討厭他們嗎?」

『彼』跟緹雅說自己或許很討厭他們,因為他們的關係使大家否定自己,但事實上『彼』是很感謝他們的,因為他們的回憶、他們的情感教會自己很多事。其實自己很怕回來,怕被否定、被拒絕,但為了路克、亞修與自己,所以非回來傳達各自的心意不可,而且『彼』很想見熟悉又陌生的大家,能與大家再度相會真的是太好了,即便大家討厭他。

「緹雅真的很漂亮」『彼』微笑的看著她說,不是因為路克的回憶,而是他自己覺得,站在眼前的緹雅,比回憶裡還要漂亮。

突然飄落的雪花吸引了走在海岸邊兩人的注意。『彼』將自己的圍巾圍在緹雅脖子上,『彼』笑著說:如果是路克,雖然想要圍但又怕對方生氣地拒絕自己;如果是亞修,一定會二話不說地溫柔替對方圍上。然後現在會幫緹雅圍上,或許多少有受到他們的影響,不過有一半以上是自己的意願,他想要幫緹雅圍。

沉默了一會兒,緹雅對『彼』說他想要唱一首歌,因為今天是重要的日子─路克與亞修的生日,『彼』知道緹雅的心意於是微笑點頭,只是『彼』沒有想到,緹雅所唱的生日快樂歌不是給路克的,而是給自己的。

「祝你生日快樂,路卡」然而經不住對路克的思念,緹雅哭著跪倒在地說「真的很對不起,我應該為你而唱,但我真正想要唱的人是路克...真的很對不起」路卡跟緹雅說不要緊,並謝謝緹雅為自己流淚,也謝謝緹雅為自己取了個這麼美的名字「路卡」,路卡摟著哭泣的緹雅說「謝謝妳,希望妳幸福」

了了一番心事的路卡與大家訣別,阿妮絲的不捨與傑特的送行,讓路卡感激的微笑,謝謝他們接受了「自己」就是「自己」的事實。

路卡回到了當年大爆發的地點,此時雷拉正在那邊等他。雷拉問路卡說怎麼知道自己在這,路卡說因為這邊才是路克與亞修真正的墓地。雷拉問路卡說「你知道自己是誰了嗎?」路卡笑著說「嗯,我是路卡」。

路卡拿出路克的日記本,並將它一頁一頁撕毀,雷拉問沒關係嗎,路卡則說「已經不要緊了,因為他們永遠活在我心中」

像是意味著「已經不要緊了,這孩子已經找到自己存在的證明與價值」雷拉笑著與路卡後會有期,當兩人背對背道別時,路卡聽到身後傳來熟悉的再見聲,回過頭去,路卡看到路克、亞修與雷拉對自己笑著招手說再見。

那不就是自己回憶裡再熟悉不過的兩個人嗎?路卡訝異不捨地衝上前想去留住他們。揮空的手與消失的身影,使路卡終於忍不住跪倒在地放聲大哭。(看到這我也豪邁的大哭了Q____Q)

懷著感恩與珍惜的心情,路卡微笑的說「再見,再會」

我很喜歡作者的這個系列,雖然悲傷,卻有著溫暖的祝福。如果說TOA的主旨是尋找生命的意義與價值,那麼作者除了傳達最後回來的「彼」也是獨一無二、有他自己生命的價值外,另外也傳達了一件事:那就是珍惜眼前,把握現在,希望大家都能幸福。

生命的消逝固然哀傷,然而真情的思念會使消逝的生命永遠活在心底深處。路克不會是單純不被需要的替代品,亞修也不會是聖火燃燒後的灰燼,他們就像燃燒自己生命照亮黑夜的蠍子,活在大家心中,成為珍重的回憶。

其實當初看到結局時我自己嚴肅的想法是:因為回來的人既不是路克也不是亞修,所以回來的『彼』一定很痛苦,沒想到祐樹さん完全描述出我心中的感覺,而且更厲害的是,給這樣的結果一個雖然不能算圓滿、卻有某種重生希望的解釋。

其實寫這一篇介紹我有些猶豫,畢竟像我的介紹與心得一定是從頭捏到尾,而同人本非官方,僅是個人喜愛的創作,但因為祐樹さん的詮釋太棒了,總覺得不做點解釋與介紹會有點可惜,本於對這個故事想法的喜愛與尊敬,希望看過的人能多少體會到我感動的地方(語言的隔閡真的是個問題),當然也希望我的心得沒有偏離作者本身的意思(汗)。

一部作品的喜好是很主觀的事,更甭談同人本的風格,這也是我雖然很想介紹同人本,卻不知道該不該介紹的原因,而且我收的日本同人幾乎都以嚴肅劇情為走向,明明愛灑糖卻又喜歡讓自己哭的我到底是怎麼了XD"

謝謝祐樹さん出了這麼棒的書,就像我年初拿到關於凜的咎狗劇情本一樣,真的很感動,很開心。能夠為了愛而創作,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。
[PR]
by cecilya | 2009-06-21 02:29 | TOA(赤毛愛的大爆發)